海南电机协会

电机探讨

当前位置:主页 > 电机探讨 >

美团收购摩拜单车之后,更显低调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06-05 11:01

  ofo各地运维人员也被爆紧缺,一位ofo分公司的运维管理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ofo共享单车管理员极度缺人。”
 
  阿里与滴滴,谁的怀抱更吸引ofo
 
  与美团正磨合,摩拜低调了很多被爆出挪用押金与资金紧张后,ofo也频频传出被合并或收购的传言。5月15日,据南华早报报道,ofo已拒绝滴滴的潜在收购要约。有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阿里在这次谈判中支持了ofo的决定。
 
  接近此次谈判的另一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原本阿里支持滴滴收购ofo的,不知为何最后变卦了。
 
  “美团收购摩拜”之后,滴滴与ofo的收购剧本多次见诸报端,滴滴与ofo也多次否认。接近ofo的知情人士认为,“即使ofo被收购,对于创始团队来说也未必是坏事,名利都有了。”
 
  虽然ofo创始人戴威一直否认ofo资金紧张、亏空押金,但ofo质押车辆以获取融资却是事实。今年3月初,据工商信息显示,戴威已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先后两次将其共享单车作为抵押物,换取了阿里巴巴共计17.7亿元的融资。
 
  随后,ofo小黄车还宣布完成E2-1轮融资8.66亿美元。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该轮融资采取股权与债权并行的融资方式,并称“在共享单车领域开创资产盘活先例,将在众多投资方支持下独立发展”。
 
  其实ofo与滴滴的关系匪浅。2016年10月起,滴滴就参与ofo小黄车的C轮融资。工商资料显示,在ofo小黄车D轮融资前,滴滴占股25.32%,拥有两席董事会席位,是外部第一大股东。
 
  此后滴滴向ofo派驻滴滴高级副总裁付强、滴滴开放平台负责人南山和滴滴财务总监Leslie Liu,分管ofo市场和财务部门。然而2017年11月,滴滴系三位高管被爆“休假”,ofo方面表示“个人原因休假实属正常”。一时间双方关系生变的传言四起。
 
  除了与滴滴的关系微妙外,ofo的投资人也是接二连三放话。2017年底,前ofo投资人、金沙江创投创始人朱啸虎发言称,“ofo与摩拜只有合并才有出路”,引发业界猜想。
 
  “我们内部达成了共识,大家都不愿意合并”。当时接近ofo高层的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鉴于最近有投资方密集表态推动与摩拜合并,ofo创始团队内部开了个会,对于此事统一了意见。
 
  对于ofo的未来,戴威3月份接受采访时表示,“共享单车处在快速发展的阶段,我认为所有的可能性都依然存在。”对于两大投资人的角色,戴威也看得很开,“阿里跟滴滴都没有无条件地支持,也没有说无条件地反对,总体上是大家觉得怎么对行业好,怎么对于企业未来的发展好,那就怎么来。”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认为,如何拿到融资又不丧失公司的控制权考验着ofo创始团队的智慧。
 
  美团收购摩拜单车之后,更显低调。
 
  独立分析师唐欣认为,“美团收购摩拜之后,共享单车短期内不会有太大的市场变化。内部整合和管理关系的理顺都需要一定时间来完成。这个时候可能反而是ofo和滴滴的机会。”
 
  共享单车行业之变源于美团收购摩拜。4月3日晚间,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摩拜召开股东会议表决通过美团收购案。知情人士称,美团以37亿美元收购摩拜(包括27亿美元作价和10亿美元债务),支付方式是35%的股权、65%的现金。
 
  4月4日,美团与摩拜单车联合宣布签署全资收购协议。交易完成后,摩拜单车将保持品牌独立和运营独立。美团支持摩拜创始团队和管理团队继续担任现有职务,王晓峰将继续担任CEO,胡玮炜将继续担任总裁,夏一平将继续担任CTO,美团CEO王兴代替蔚来汽车CEO李斌出任摩拜董事长。
 
  对于美团收购摩拜的原因,美团内部信称,美团和摩拜签署全资收购协议具有战略意义。“作为创新的绿色出行解决方案,摩拜将是我们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摩拜单车是城市三公里出行最便捷的工具,将成为美团到店、到家、旅行场景的最佳连接,既为用户提供更加完整的闭环消费体验,也极大地丰富了用户的消费场景。”
 
  收购之后,摩拜与美团的磨合才刚开始。4月28日,摩拜董事长王兴和创始人胡玮炜通过内部信宣布新的组织调整。架构调整后,创始人胡玮炜将出任摩拜CEO,并任命刘禹为摩拜总裁,向CEO汇报。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因个人原因,将卸任CEO,出任摩拜单车顾问。
 
  摩拜方面介绍,此前刘禹曾担任摩拜的特别顾问,加入摩拜前,刘禹曾任阿里巴巴集团旗下阿里语言总经理。同时,将组建成立新的智慧交通实验室,致力于为城市提供智慧出行综合解决方案,摩拜联合创始人、摩拜原CTO夏一平将担任负责人,向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汇报。
 
  “共享单车的前期无序竞争,以及各地出现的堆积如山的旧共享单车,不仅考验着相关主管部门,未来也考验着美团与滴滴的运营能力。”互联网分析师季城认为,美团收购共享单车只是开始。
 
  背靠阿里系,哈罗能否趁机“上位”
 
  ofo屡爆资金紧张,同为阿里系投资的哈罗单车最近动作不少。6月1日公告显示,低碳科技与永安行、上海云鑫及其他相关方签署了《增资协议》,上海云鑫及其他投资人对低碳科技增资20.6亿元。上海云鑫是阿里系公司,其对低碳科技增资18.94亿元。
 
  低碳科技是永安行原来的共享单车运营主体,2017年10月,低碳科技与哈罗单车合并,业务由哈罗单车负责,现在是哈罗单车的主体。
 
  根据永安行公告,交易完成后,上海云鑫将持有低碳科技36.73%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永安行持有低碳科技的股权比例将下降至8.86%。哈罗单车创始团队持股比例为14.63%。
 
  永安行发布的公告显示,此次增资对哈罗单车的整体估值为14.86亿美元。而此前科技部火炬中心等单位发布的《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中,摩拜单车与ofo小黄车分别以估值26亿上榜,是共享单车行业最大的两家企业。
 
  今年以来,哈罗单车一直在趁机扩大自己的“盘子”。在摩拜与ofo恢复月卡原价的时候,哈罗单车宣布,凡芝麻分650以上的用户,可在全国免押金骑行哈罗单车。
 
  两个月后,哈罗单车公布的数据显示,推行信用免押以来,截至5月13日,哈罗单车的注册用户增长了70%,日订单量翻倍。
 
  对于日订单量的增长,哈罗解释,“哈罗单车深耕二三线城市,当地市民把共享单车当作代步工具,有些城市一辆车平均一天有8个人骑行。”哈罗单车内部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哈罗单车前期没进入一线城市也为后来快速增长积累能量。
 
  虽然订单和用户量上去了,但哈罗离盈利还有很远。永安行公告显示,低碳科技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28亿元,净利润-4.89亿元。这意味着,哈罗单车过去一年的净亏损达到了4.89亿元,净亏损几乎是营业收入的4倍。
 
  当然按照规模与体量来说,哈罗单车还无法与ofo、摩拜相比,而且由于之前各地出台共享单车“限投令”,也使哈罗单车错过了进入一线城市的机会。“没进入一线城市,前期的曝光度确实也少了。”哈罗单车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5月底,北京市交通委称,运行监测数据显示,共享单车在北京的总体活跃度不到50%,约有一半的车处于闲置状态。北京未来将采取减量调控措施,依据每月共享单车企业的车辆运行状况数据,责成相关企业收回长期闲置和破损车辆。如果需求增加再适量投放。
 
  在目前只以保有量论英雄的情况下,哈罗单车想挤进第一梯队并不太容易。“目前各地对共享单车管理可能出现变动,将实行动态管理。”哈罗单车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共享单车何去何从?
 
  哈罗单车获得了阿里与复星集团的垂青,但其他梯队的玩家却没有这么幸运,不少玩家折戟沉沙。去年下半年以来,行业进入调整期。悟空单车、3Bike、町町单车先后停运或倒闭,酷骑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纷纷陷入押金难退困境。
 
  经过2017年的疯狂烧钱之后,摩拜与ofo纷纷勒紧裤腰带。如今在大部分小企业倒闭与破产之后,或许还是需要大巨头接手。
 
  目前,市面上还有赳赳单车、优拜单车、1步单车等夹缝生存。“成都本土品牌已退出市场,仅有摩拜、哈罗、ofo、青桔单车运营。”一位共享单车企业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的品牌公关人员流动频繁。
 
  互联网分析师季城认为,美团收购摩拜,阿里系加码哈罗单车,ofo的独立之路恐难走远,在这一系列资金困难爆料之后,ofo走向值得关注。“除了滴滴、阿里外,其他企业接手ofo的可能性不大。”
 
  共享单车兴起之初,曾想靠押金收益,以及一元一单的运营模式生存。在行业玩家们为获得市场占有率不断拼命烧钱之后,才意识到共享单车有别于网约车,是“重运营、重资产”的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