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电机协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汽车制造产业链上的环保压力将更加重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7-09-25 15:52

    9月18日,一封署名为“舍弗勒集团大中华区CEO张艺林”的“紧急求助函”惊动了整个汽车界。这份函件用“十万火急”的求助--该公司目前唯一的滚针原材料供应商“上海界龙金属拉丝厂”由于环保方面的原因,被当地有关部门自2017年9月10日起实施“断电停产、拆除相关设备”,从而使其总成产品面临断货风险。
 
    舍弗勒称,由于自身供货存在独家性和不可替代性,若停产可能会造成中国300多万辆汽车的减产,将造成约3000亿人民币的产值损失。经济观察报记者在多方了解之后,发现事情真相并非如此。作为被该函件重点强调会受到影响的车企,上汽通用方面第一时间回应经济观察报称:“此事属实,但上汽通用汽车凯迪拉克及别克车型所需的配件都有充分的生产准备计划,不会受到此事影响。”长安汽车公关部的相关人士也向记者表示:“有预案,不会受影响。”
 
    而针对舍弗勒提出的,因为更换滚针供应商切换需要一定的产品测试期,所以希望相关部门能宽裕出3个月的切换时间。上海市浦东新区环保局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回应,界龙公司因无环评审批手续,在去年12月份中央环保督查期间,被列为环保违法违规建设项目“淘汰关闭类”。“在长达九个月内,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完全有充分的时间与舍弗勒进行协调沟通和生产调整。”浦东新区环保局称。9月19日,国家环境保护部宣传教育司官方微博“环保部发布”转发了一篇关于“舍弗勒求助函”事件的评论时,在转发语中,“环保部发布”写上了这句话。
 
    那为何舍弗勒要发出这样一个求助函呢?在一家整车企业管理人士看来,舍弗勒的本意可能是希望借此对上海浦东新区环保部门施压。“舍弗勒低估了此次环保整治的决心,在长时间内没有更换合格的供应商,突然断货则面临着向车企赔付损失,他可能是想要逃避这个。”一位业内观察人士指出。
 
    而浦东区环保局在上述回应中也犀利地指出,舍弗勒作为德资企业在选择供应商时,应考虑其合法性,是否遵守中国的环保法规。而由舍弗勒断供危机,也让外界关注汽车供应链上的污染。汽车生产过程复杂,其中的汽车用钢、汽车玻璃、轮胎橡胶、蓄电池生产等多个环节都会产生大量污染物,造成水污染、固废污染,尤其是大气污染。
 
    以丰田汽车为例,尽管其在强调产品的的环保性能,但也无法避免供应商的污染之举。江苏民间环保机构在2016年曾针对丰田汽车在华供应链展开污染调研,发现隶属于丰田集团的多家零部件生产商存在环境违规,而轮毂供应商未按要求处理和存储固废和危废。其中,六丰机械因废气排放被当地环保局处罚。
 
    除了本地企业,一些外资企业在中国也经常触犯环保红线。近年来,这些案例并不少见,比如日资企业四维尔丸井(广州)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因水污染物超标曾被处罚。而舍弗勒是总部在德国的全球知名的汽车行业一级供应商,如此一家大型国际企业却长期启用在环保方面具有污点的供应商,且没有开发备选供应商,这无疑触犯了行业大忌。
 
    当环保风暴刮进汽车业,舍弗勒的“断货危机”成为其中一个缩影,而此次事件无疑对于中国整个汽车产业都再一次敲响了警钟。而随着中国电动车行业消费规模的扩大,汽车制造产业链上的环保压力将更加重。 而经济观察报记者通过查阅相关资料得知,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在环保方面屡受惩罚。从2009年开始,这家公司就不断受到当地环保部门处罚。而且,舍弗勒停产的影响,也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严重。上汽相关变速器工厂的负责人认为:“滚针是标准件,界龙的产品并不拥有不可替代的技术先进性。”但该人士也表示:“关键问题在于每个零部件都需要按照上汽的质量标准体系,经过耐久试验等相关程序,所以替代者并不是很快就能够找到。”
 
    该人士透露,整车厂一般能够保持1.5-2个月的整车库存,目前是没有受到影响的。“任何一家大型车企的关键零部件供应商都不可能锁死一家,不可能没有备用配套商。”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内车企内部人士表示。事实上,在9月18日,经媒体大量报道该事件之后,当天夜里,舍弗勒就紧急发布一道声明称,“已调动全球资源妥善处理供应链事宜,目前对主机厂整车生产影响可控”。